忍者ブロ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朧月夜綺譚
                                   第一章·異變之始
幻世巫女秉神坤,禦廟高台紅白紋。
非想無雙通靈棍,塞錢無道守財人。

幻想鄉的早晨總是很平靜,此時正值春分,氣候自然格外宜人。
博麗神社的巫女本來就是個相當懶惰的傢伙,春困更令她顯得慵怠不堪。
由於很久的時間沒出現什麼太大的異變,使得靈夢已經宅在神社好長一段日子了,門前積滿了被風吹落的花葉,不知情的旅人路過,大約會以為這是一座早已被廢棄了的神社吧。
然而,就是在這樣不堪的環境下,塞錢箱依然閃亮如新未曾染塵,靈夢每日清晨都會視察一番,由於擔心灰塵擋住銅錢而認真擦拭,儘管她心里分明知道不會有什麼收穫。
今天也是一樣,靈夢早早走出臥房,瞇起眼睛窺探著塞錢箱內的角角落落,見依然空空如也,打著哈欠便欲回屋睡回籠覺。
轉身要走時似乎覺得踩到了什麼,拾起一看是最新一期的《文文新聞》。
“最近又有什麼有趣的事情了麼?”靈夢隨意地翻閱起報紙,角落的一則新聞忽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無月之夜的白玉樓慘案
春如月二十四日夜,白玉樓二代庭師魂魄妖夢不幸從走廊階梯墜落,身受重傷導致行動不便,主人西行寺幽幽子表示十分擔心,認為此次事件並非單純的意外。
據悉,事發當時,幽幽子由於腹中蛔蟲作祟不堪飢餓,命妖夢外出覓食。然而妖夢許久未歸使得幽幽子深感不安,便欲親自出門尋找,豈知屋外伸手不見五指,春分之時,盡連半點月光都沒有。憑藉著幽靈對於靈魂獨有的心電感應,終於摸索著在樓梯轉角找到了昏迷已久的妖夢。
由於此次事件十分特殊,本報記者還特別去到幻想鄉各個地方詢問當晚月相,得到的結果各不相同。部分地區並未發現有異常,而部分地區則同樣出現了無月之夜,本報將繼續對此現象進行調查,以確定是否幻想鄉又將出現新一輪異變,敬請關注。
“異變?!”靈夢暗自揣摩著,儘管她最近閒到發慌,但想到如果又有異變什麼的,便又要錯過許多可以睡懶覺的好時節,不禁嘆了口氣,“看來得去趟冥界串門了呢……”

黃昏,幽冥結界。
每次來到這裡,靈夢的心情就不會太好,雖說時常能聽到騷靈三姐妹的合奏,但一想到前往白玉樓的路途如此漫長就免不了想打哈欠。此時靈夢也確實打著哈欠,悠悠地飛向通往冥界的大門。
靈夢瞇著眼在無盡迴廊中飛行,對於太久沒有出門的懶散巫女來說,可以少花一點力氣一定不能浪費。
“這裡的樓梯永遠都那麼長啊,先人建造的時候就沒有為後人著想過麼?”靈夢喃喃自語抱怨著心中的不滿。其實只要靈夢願意多花點力氣飛得快一些,眨眼間便能到達白玉樓了。
“你又不用走路,該知足了。”
在這死者居住之地有靈夢這樣的不速之客已屬非常,此時有人與靈夢搭腔,更是稀奇之事。
“我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你這傢伙會跟過來湊熱鬧。”靈夢頭也不回道,像是完全不在意身後的人,“我可不像某些人有代步工具,就算用飛的也會消耗體力啊。”
“我可是好心過來幫忙的,你一個人多寂寞呀,有我義務做伴還不快快感激我。”魔女裝束的少女乘著掃帚悠閒地跟上靈夢,不是魔理沙還能有誰。
靈夢斜眼瞥了魔理沙一眼,道:“既然你那麼有誠意……”話音未落,靈夢已然飄到了掃帚的後座一屁股坐下了。
“你個懶蟲巫女,可別就這麼睡著了啊!”魔理沙無奈道。
“啊,什麼?哎,對了,慢慢飛,別太急了,我先睡會兒。”靈夢大約完全沒聽到魔理沙的話,真的就扒在魔理沙背上睡過去了。
本來掃帚上多坐一個人並沒什麼,但是背上馱一個人就有點壓力了,魔理沙只是皺了皺眉,很快便又平息了下來,喃喃道:“安心睡了,我一定不會飛得很慢的DA☆ZA。”只見掃帚突然加速,二人便一溜煙地飛馳出去了。

冥界,白玉樓。
到達白玉樓已是傍晚,太陽已完全落下,月亮應正要升起。
“好事的巫女和魔法使果然來了呢。”
“看來庭師受了傷,西行寺家的大小姐也只能親自看家了呢。”魔理沙滿面春風道,此時的靈夢依然睡得很香。
“我才不是來迎接你們的呢,我不過是出來散散步看看西行妖罷了。這些天月色黯淡,西行妖的靈氣受到了影響,就連靈魂也感到不安了呢。”幽幽子嘆息著說道。
“怪不得從魔法之森出來的路上看見好多遊走的幽靈呢,大約也是迷失了方向吧。”魔理沙喃喃道。
“浮游靈雖然隱藏於暗處,卻需要吸收月光的靈氣來維持活性,正如他們生前為人時,總憑依著月光尋找回家的路一般。”幽幽子道。
“然而奇怪的是,至今只有冥界以及周邊地區連日出現這樣的狀況,幻想鄉其他地方卻一如往常。”此時說話的卻是靈夢,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從睡夢裡醒來,精神地站在魔理沙身邊了。
“是麼?那就奇怪了,看來這次的事情不會很簡單呢。”幽幽子有些不安地自語著。
“話說妖夢怎樣了,應該沒什麼大礙吧。”靈夢轉移話題道。
一提到妖夢,幽幽子不免面露憂鬱之色:“你們去看看就知道了。”說著便領著三人去往妖夢的房間。

若不是知道此時看見的人是妖夢,就那滿身紗布的裝束,大約都會聯想到同為紗布少女的某人吧。
“你這是在玩COSPLAY麼?”魔理沙驚訝道。
“只是從樓梯上摔倒而已,有那麼嚴重的傷麼?”靈夢問道。
妖夢不禁臉紅道:“是幽幽子大人太過擔心了,所以……多包了些紗布……”
幽幽子有些不滿道:“你怎的不用走的去試試,從樓頂摔到樓底可不是說說的喲~”
魔理沙不禁笑道:“就算是用飛的,以靈夢這樣的鳥目也是會撞牆的呢。”
“走廊應該有燈啊,怎麼會摔倒呢?”靈夢似乎完全沒聽到兩人的議論,故自思考著。
“說來事情也奇怪,就算是月食,但有燈光總不會有多大影響,卻不知那晚怎麼的竟然連半點燈光都看不到,白天我還有特別檢查過走廊的燈都沒有問題。”幽幽子說道。
“這麼說來似乎以前有過類似的情況……”靈夢迴憶著,試圖能想到些什麼關鍵的事情。
“咦,會不會是那隻宵暗的妖怪?”魔理沙脫口道。
“露米婭?!”雖說魔理沙和靈夢想到一塊兒去了,但還是有些疑惑,“雖說她確實可以製造出不可照明的黑暗,但就憑這隻小妖怪真能有讓整個冥界陷入黑暗的能力麼?”
“那也說不定哦?據說露米婭有可能是沒落魔族的後裔麼,何況她是受了封印的妖怪,從來沒有人見過解除頭上絲帶的封印之後她是什麼樣子的,說不定因為什麼契機所以……”
還未等魔理沙說完,幽幽子突然插話道:“是不是因為我經常讓妖夢去捉夜雀所以……啊,我想起來了,那天晚上我也是突然想吃小碎骨了所以讓妖夢出去看看能不能抓幾隻夜雀回來呢。”
“所以說,因為同為低等妖怪所以要互相幫助麼?”魔理沙不解道。
“無論怎麼說,這也算是個線索吧,明天去紅魔館附近看看能不能找到露米婭吧。”靈夢道,雖然性格很懶散,但對於異變的調查,卻意外地積極,如果有人因為異變而發愁的話,身為幻想鄉的巫女是怎麼也不能撒手不管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9]  [8]  [7]  [6]  [5]  [4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7/11 NONAME]
[06/27 珟玥]
[05/24 NONAME]
[05/14 romizoy]
[05/13 noah]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04/21)
(04/21)
(04/22)
(04/22)
(04/22)
P R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